今朝。

圈子是aph.凹凸.d5.
本命是Arthur·Kirkland.唐晓翼.艾米丽.卡米尔等等.
吃黑三角.唐亚.律医.
雷点很多.踩了雷点也欢迎扩列.只要你不给我强塞我们就是好朋友

存梗短打。

*莉迪亚时期.
私设满天.
强行两人相遇.
莉迪亚视角

---------------------------

    闹事的人又来了。

    对此早已成为家常便饭只能无奈地让那无理取闹的患者家属发泄情绪,在安稳过后俯下身子语气染上歉意道出千篇一律的话语,敷衍将人打发出门。

    一个男人推门而入,高傲的神色十分刺目。

    职业道德使自己再次扬起虚假笑意,无心去遮盖眸中疲惫将人安顿在一旁道明情况再次陷入收拾狼藉的繁忙。阖眼稍作歇息无意抬首却撞上那人戏谑目光,蹙眉直起身子安稳心中无名怒火开口。

    “不好意思,先生久等了。”

    他嗤笑一声,清冷声线倏地闯入耳中,如利刃直刺心脏,将那虚假建起的城墙击垮。

    “可笑至极。”

    “先生。你的心有病,或者说,它已经腐烂了。”

一辈子好短啊。

我与他只留下了一个盛夏。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缓缓将手中耳机放置在整洁电脑桌上,看着那一分钟的聊天记录,嘴角上淡淡的笑意还来不及收回,一束光线穿过窗帘缝好巧不巧落在手心,惘然将手握成拳头状,似乎是这样便可以把温暖抓到手心中。
  墙上时钟滴滴答答的噪音也扰不乱这欣喜,瞥见时钟上时针正隐隐指向那清晰的5 才意识到自己应做什么。在碰触到柔软床垫一瞬立马站起身来大步流星再次走向电脑桌。离开时即便是房内空无一人也尽力掩饰这表情中快要溢出的欣喜与那红得快要滴血的耳尖。
    -睡觉了,魔人,这么晚还不困,秃头警告。
    -wo ri ni ge.这不有你呢嘛。晚安。

“真的同他最默契”

  “虚伪你再坚持会,还有一点就开了”咬牙专心解着这最后一台机,心中不住地想着一定不可以有失误,还有最后一丝,急促地问着人怎么样了人却猝不及防倒地,似是预料了会这般下意识将眼前机子点开,反应快得自己都不敢相信。
-厉害啊老白反应这么快。

“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

  又一次匹配到了屠夫虚伪。
  心中清楚他几天来的状态,手中仍在操控着角色一边开口辩解说着:“我们和他太熟悉了啊,他到哪里该干什么,我都知道了。”语毕后竟是尴尬的沉默,一时不知该如何活跃气氛竟有些无措,所幸还是甜瓜为我开口打破了这沉默。
-他又该抽烟了吧。

“真的最害怕分离”

  “啧…”鼠标键盘声音戛然而止,角色在椅子上绝望挣扎的身影映入眼帘,一阵阵窒息感也袭上我心头,冷汗浸湿了白色衬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电脑那头的人还未察觉自己的不对劲,仍在有说有笑调侃着对方,突然低沉男音轻笑着道。
-我重情重义虚某人,这人肯定是要救的。

“既然已分开两边,这爱不如忘了吧”

  那人刚才说出的话还萦绕耳边,他似是犹豫再三才小心翼翼地说出:“老白。这段时间,少点交流吧。”我愣住了。恍如全身血液被冻结,也不管对方看没看到只是微微摇了头,终是反应过来淡然出声。
-嗯。我明白了


前四句歌词选自真相是真。最后是真相是假w
本来是昨晚该写完的没想到睡着了。醒来马上开始补救了